top_bar
menu bar

 Home >> 法律常識
 
商標侵權案例     賴清陽中美韓聯合律師事務所編著


  • 無名氏千元奉獻, 老人法需知再版
  • ??M????v???h?y?????????????
  • 從泰利. 夏沃案看遺囑﹐信託的重要性
  • 買賣地產之前的調查責任
  • 賴清陽律師事務所舉辦新廈落成慶祝會
  • 英特維控告宏硍D訟案談專利侵權的醒思
  • 賴清陽律師事務所搬家了!
  • Introduction of Family Limited Partnership
  • 德州新法規─遇到警車或救護車值勤要讓道﹐否則要罰款﹗
  • 賴清陽中美韓律師事務所“親屬法、老人法、消費法” 新書發表及贈書儀式
  • 銀行帳戶及保險箱(Bank Accounts and Safe Deposit Boxes)
  • 醫療保健制度及醫療補助制度(Medicare and Medicaid)
  • 居住服務及安置(Residential services and placement)
  • 房屋補助(Subsidized Housing)
  • 遺囑(Wills)
  • 精神健康狀況的禁閉(Mental Health Commitments)
  • 稅務事宜(Tax Issues)
  • 信託(Trusts)
  • 社會安全法律須知 (Social Security)
  • 監護人(Guardianship)
  • 信用報告-如何保護及修復
  • 為一旦失去行為能力時,預先作好準備(Planning For Incapacity)
  • 前言
  • 前  言
  • 相關資源的電話號碼
  • 遺囑認證和遺產管理(Probate and Estate Administrate)
  • 保險 (Insurance)
  • 服務SERVICES
  • 信用卡/現金卡的法律責任
  • 回復占有(“Repossession”)
  • 購 買 汽 車
  • 反欺詐貿易行為法:保護消費者免受賣方欺騙
  • 商 品 保 證
  • 合 同
  • 解 決 爭 議
  • 房東(Landlord)/房客(Tenant)的關係
  • 監護權
  • 相關資源與電話號碼
  • 父母親的責任(Parental Liability)
  • 法院命令的執行
  • 解除孩子法律上的限制
  • 成年人更改名字
  • 為未成年小孩改名
  • 家庭暴力與保護令
  • 監護權,探訪權,及孩子的撫養費用之變更
  • 領養
  • 親子關係訴訟
  • 當失去摯愛的人
  • 特別指定之訴訟代理人
  • 葬禮的條款(Burial Provisions)
  • 贍養費
  • 離婚的財產分配
  • 結婚與離婚
  • 仲裁法
  • 調解
  • 家事法庭之簡介
  • 前言
  • 老人受虐待
  • 消費者保護
  • 駕駛執照(Driver License)
  • 自用住宅(Homesteads)
  • 祖父母的探訪權

  • 近幾年來﹐國際上知識產權糾紛案陡增﹐因商標侵權等問題引起的糾紛案更是不絕於耳。同行業﹐跨行業之間﹐國際知名大企業或是地方小企業之間,由商標專用權引起的的問題之爭﹐鬧得沸沸揚揚大傷和氣﹐甚至於對峙公堂﹐耗時耗錢耗力曠日持久, 雙方均損失慘重。尤其跨國糾紛案涉及不同國家﹐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商標法制管理體系等諸多因素﹐更是複雜。

    著名的鱷魚商標就是一個標準國際知名品牌跨國商標的糾紛案﹐ 又如﹐在歐洲發生的美國微軟Window對Lindows商標糾紛提出巨額罰款訴求﹐微軟說﹐如果Lindows不關閉在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的網站﹐它就要求法院對Lindows公司每天罰款12.3萬美元。又例如﹐美國寶潔告北京天地電子集團侵犯其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寶潔公司在中國獲准註冊了“Tide”商標﹐並在全世界160多個國家和地區註冊了370個“Tide”及其圖形商標﹐成為國際馳名品牌。美國寶潔公司在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討回了在中國應該享有專用權的馳名商標“Tide”域名“tide.com.cn的使用權。本書例舉的幾個典型的商標糾紛案﹐希望對讀者有所啟發﹐有所幫助。

    1.法國鱷魚對新加坡鱷魚

    繼法國與中國香港兩大鱷魚品牌法庭交戰後﹐法國運動衫製造商拉科斯特(Lacoste)與新加坡鱷魚牌服裝公司(CrocodileInternational),兩“鱷魚”又血腥開戰﹐2004年3月中旬兩宿敵在大陸交鋒。儘管法國拉科斯特公司最近在上海的一項版權訴訟中敗訴﹐但該公司3月29日矢言要與宿敵鱷魚公司進行一場長期抗戰。

    以生產印有鱷魚圖案的馬球襯衫聞名於世的法國拉科斯特公司﹐已在許多市場與新加坡鱷魚公司交手﹐但先前幾度未曾像這次這樣激烈。目前﹐法國鱷魚與新加坡鱷魚在亞洲五個地區並存﹐包括台灣﹐新加坡在內。法國拉科斯特公司表示﹐不願在成長最快的大陸市場與新加坡鱷魚公司共用鱷魚標識。法國拉科斯特公司是否有足夠的法律依據﹐把鱷魚商標註冊為中國唯一合法的商標﹖現在還無法定論。

    兩商標的明顯區別是法國拉科斯特公司的鱷魚面朝右﹐新加坡鱷魚公司的鱷魚則是臉朝左。法國鱷魚提出新加坡鱷魚所擁有的鱷魚圖形完全剽竊自法國鱷魚的設計,並且該法國鱷魚也早已註冊了國際商標﹐ 新加坡鱷魚則未在襯衫類別上擁有鱷魚圖形所組成的任何國際商標。因此﹐法國鱷魚明確要求新加坡鱷魚停止在中國使用鱷魚品牌進行任何貿易活動。上海第二中級法院的未來判決結果如何﹖正是中外法律及工商企業家們拭目以待的一場商標爭奪戰。

    2. 美日惡鬥

    ---LEXUS對LEXIS
    LEXUS (“凌志”) 商標是日本丰田汽車公司馳名的豪華品牌。但是你知道嗎﹐這個當今被認為家喻戶曉的品牌﹐在使用初期卻引發了激烈的商標大戰﹐丰田公司曾以侵犯商標權被告上法庭。

    事情發生在1987年的秋天﹐日本丰田汽車公司註冊成立了美國分公司﹐並將生產一種新型豪華轎車﹐商標註冊為LEXUS。消息傳出後﹐馬上得到消費者的強烈反響﹐但是與此同時卻引起另一家美國公司的不安。這家公司名為米德數據公司﹐他的註冊商標是LEXIS。看起來LEXUS與LEXIS確實有些類似。米德公司通過律師要求丰田公司立即停止使用LEXUS商標﹐否則將訴諸法律。丰田公司了解到這家公司所從事的業務與汽車修理﹐製造業根本無關﹐毫不示弱的表示仍按原計劃批量投產LEXUS汽車。這個舉動當然會招來米德公司的迅速反應。

    美國米德數據公司控告日本丰田汽車公司美國分公司侵犯其商標權﹐其理由為
    1 ﹐LEXIS是米德公司自創的詞彙
    2 ﹐公司自1972年開始使用該商標
    米德公司進一步解釋說﹐1972年公司總裁突發靈感自創了這個詞﹐“LEX” 是拉丁文“法律” 的意思﹐ “IS” 是Information System的縮寫。1972年“ LEXIS ” 就開始作為米德公司法律數據服務的商標註冊使用。

    法庭反駁美國米德公司所陳述的第一個理由如下﹕
    1。LEXIS是歷史悠久的古詞
    2。現代英語中也已接受了這個詞
    3。市場上已有多家公司取名為LEXIS

    法庭追溯LEXIS的辭源﹐發現LEXIS是個歷史悠久的古詞﹐它在古希臘和拉丁文中就已經存在﹐而且在現代語中也以廣泛接受了這個詞﹐在米德公司使用這個詞作商標之前﹐LEXIS作為一個英文詞彙被收入到至少60部現代英文詞典中。另外有些公司﹐例如﹕LEXIS有限公司﹐LEXIS電腦系統公司﹐LEXIS語言信息服務公司在米德公司採用該商標之前就已開始使用LEXIS字號。以上事實駁回上訴要求法庭對 LEXIS商標進行特別保護的請求。

    米德公司認為雖然公司的LEXIS商標不能享有特別保護﹐但是美國商標法禁止一家公司“稀釋” 另一家公司的著名商標。具體含義為一家公司模仿另一家公司的著名商標﹐給顧客造成混淆﹐進而使模仿的商標貶值或縮水。譬如﹐某家餐飲公司在商標的文字和設計上模仿麥當勞的商標﹐使顧客很容易誤以為這家公司生產的食品是麥當勞的相關產品。這個商標便有“稀釋” 之嫌疑。那麼LEXUS是否稀釋了LEXIS呢﹖

    現在法庭辯論的焦點是LEXUS是否與LEXIS極為相似﹐以至於很容易被人混淆﹖法庭雖然認為LEXUS與LEXIS﹕
    1.有拼寫方面的差別
    2.有發音上的區別
    3.有商標設計方面的區別﹐例如字體和標示的不同。

    但是二者之間在文字﹐發音和形象設計方面的區別並不能讓法庭作出最終判決﹐這最終的結論取決于對消費者的市場調研。日本丰田公司畢竟老某深算﹐他們及時提供了以下消費者調查數據﹕
    1. LEXIS商標主要用于律師和會計行業.
    2. 76%的律師和會計師知道LEXIS是米德數據公司的商標.
    3. 在普通消費者中LEXIS不是一個大眾品牌.
    只有1%的消費者知道LEXIS和米德數據公司的法律數據服務﹐而且1%中的50%是律師和會計師。

    根據以上兩個不同的市場定位的調查數據﹐法庭最後判定LEXIS的識別特徵僅僅限於律師和會計師這個特定的消費群體中﹐而這個消費群體都是些頭腦健全﹐辨識能力極強的人﹐不太可能混淆LEXIS與LEXUS。在普通消費者中LEXIS沒有較強識別特徵﹐99%的普通消費者根本不知道有LEXIS這個商標﹐更不知道米德公司以LEXIS商標提供法律數據服務。所以﹐法庭判決日本丰田汽車公司美國分公司的LEXUS商標沒有“稀釋” 米德公司的LEXIS。因次﹐沒有侵犯米德公司LEXIS的商標權。事隔近二十年的今天﹐在美國市場上﹐大部份普通消費者知道LEXUS是豪華汽車品牌﹐仍就是法律和會計行業的人士才知道LEXIS的商標。

    3. 中澳之爭

    ---中國化工集團對澳大利亞Chemnet.com

    1991年,中國知名期刊《讀者文摘》在美國同名刊物的壓力下,被迫改名《讀者》。相似的爭奪,如今不停的在因特網上重演。1999年11月17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裁定了一個化工產業的域名www.chemnet.com的歸屬。

    官司的原告﹕澳大利亞最大的化工企業Orica,
    被告﹕杭州的中國化工網。

    這個誕生6年的網絡域名在來到中國杭州之前,已周遊6國,曾經投資其上的資金已經達數千萬美元。這場官司引人關注的不是這個傳奇域名的最終歸屬,而是它警示﹕入WTO之後,中國的相關法規正與國際接軌﹔缺少準備的中國企業在越來越多的跨國糾紛中,有可能面臨一敗塗地的窘境。

    歷史是否會重演﹖
    美國《讀者文摘》於1990年8月開始對中國《讀者文摘》商標的合法性提出質疑。他們多次致函國家商標局及中國的《讀者文摘》,認為中國的《讀者文摘》商標不合法,必須停刊,並將所有的訂戶名單交給“美國讀者文摘協會”。由於在商標權上的被動,中方應訴顯得軟弱無力。其實中方《讀者文摘》在創刊伊始就接到美方信件,但沒有引起重視與警覺;在中國商標法頒布後,又沒有抓住“註冊在先”的權利導致被動,最終不得不作出痛苦的改名選擇。

    時隔10年後,在網路經濟興起的今天,中國再一次上演相似的一幕。 1999年8月和9月,擁有OICQ的深圳騰訊公司分別兩次收到美國在線(AOL)發來的律師信,信中稱騰訊公司的域名oicq.com和oicq.net含有ICQ,侵犯了其知識產權,並要求騰訊公司將域名oicq.com和oicq.net免費轉讓給他們。OICQ曾經對於AOL的指控作出了及時的答辯,但是仍然無法逃脫失敗的命運? 2000年7月上旬,中國的金智塔公司接到了來自美國在線的第一封來信,聲稱gameicq侵犯了AOL旗下著名ICQ品牌的知識產權,要求限期免費轉讓。

    面對美國人的洶洶來勢,金智塔潰不成軍。該公司的高科技人才沒有看懂法律文書的大意,甚至把來自WIPO的起訴書當成了來自美國法院的傳票!以至於沒有給WIPO交上本應有的答辯書,被WIPO缺席裁決。將兩個域名還給美國在線。《讀者文摘》被打“改”了,OICQ被打悶了,金智塔被打懵了,中國化工網呢?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化工網似乎還沒有重演歷史的理由。 問題是,如果歷史重演,那又意味著什么?
    WTO帶給中國企業的機遇不少,但是要面臨的挑戰也同樣巨大。中化網在迎接這次跨國訴訟的過程中,對此就有了切膚之痛。

    危機之一:中國企業如何證明英文名稱的合法性。
    工商部門規定,中國企業不能註冊英文名稱,在國際商務活動中面臨不得不使用英文名稱時,它們如何證明自己英文名稱的合法性?如此次跨國糾紛中,在中國的企業目錄中要尋找chemnet.com域名的“HangzhouHi2000InfoTechInc.”公司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為中國公司登記不允許使用英文,而域名註冊卻只能用英文註冊。加入WTO後,中國一些相關的法規條文根據國際商務的特殊性需要相應改變。

    危機之二:中國企業註冊的國際頂級域名可能流失
    根據國際域名管理機構(ICANN)裁定域名糾紛的三個條件“沒有商標、非法持有、惡意使用”。如果一個企業註冊了域名卻沒有相應的英文商標,那它在跨國訴訟中很有可能吞下苦果。中國註冊有國際頂級域名幾百萬個,而持有相應域名商標權的寥寥無幾。

    中化網萬幸的是,在2000年2月已向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申請了Chemnet的國際商標分類的第38級商標,商標局最後於2001年5月14日批准了該申請。

    危機之三:WTO後國際人才的稀缺
    而國際人才的缺乏,也同樣將妨礙中國企業的國際競爭。接到WIPO的訴訟材料後,中化網接洽了杭州和上海的許多著名律師事務所,然而,幾番打探之後,聯繫過的律師竟無人肯接這個案子。理由是:這樣的跨國官司沒辦過,不知怎么辦或是英文看不懂。幸虧在公司內部還有國際人才,如果只是一家小企業,遇上這樣的官司,真不知該如何面對。
    chemnet.com域名的神奇魔力:曾經投資在chemnet.com域名上的資金已經達數千萬美元chemnet,這個英文單詞字面意思是“化工網”。因此如果在互聯網上搜索化工網路,最容易進入的域名便是www.chemnet.com。而同樣的,中國化工網也是一家極富傳奇色彩的網站。1997年由三位年輕人合資12萬元起家,不到4年時間已經做到了年營業額將近5000萬元,利潤率45%,在中國B2B網站首屈一指。

    早在創業之始﹐中化就想註冊www.chemnet.com的域名,但當時因早已有人註冊而未能如願。

    “一切都發生在9月3日那個晚上。他們查找chemnet.com的地址,忽然發現前幾天還在澳大利亞的chemnet.com,這時顯示新的註冊地址居然是韓國。他們當即致電韓國這家網路公司,雙方在電話媢F成了域名轉讓意向。兩天以後專程赴上海,與韓國DomainAgent.com達成轉讓協定,以“極便宜的價格”購買到了chemnet.com這個域名。

    而在此之前,這一域名屬於Orica,澳大利亞最大的化工企業,年營業收入40億澳元。2001年8月30日,chemnet.com域名因Orica沒有及時續費,被域名註冊服務商NSI登出,隨後被韓國公司註冊。

    9月9日,也就是中化網取得chemnet.com域名的第四天,Orica就傳來律師函,要求索回曾屬於它的chemnet.com域名,並於9月28日向WIPO(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遞交了投訴書。

    根據WIPO的規定,Orica公司想要贏得官司必須證明3點:首先,OriQca公司具有該域名的商標使用權;其次,Orica公司還必須同時證明杭州中化非法持有www.chemnet.com域名;第三,杭州中化惡意使用這個域名。由Orica在化工領域註冊了幾十類chemnet的商標,“www.chemnet.com”域名的巨大商業價值明顯可見。但“杭州中化”也同樣具有chemnet商標權,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第38類與互聯網相近類商標權,根本不存在非法持有的問題,惡意使用更是無從談起。

    中化無可奈何地承認,之所以說只有80%的勝算,是因為有一個“軟肋”。那就是,根據工商部門的規定:中資、合資等公司在工商註冊時,不能有自己的英文名稱。但在域名註冊時,又必須用英文進行註冊。Orica公司委託上海有關單位對其摸底調查後指出:在工商局塈鉹ㄗ鴘C州中化在註冊時使用的公司的英文名稱“HangzhouHi2000InfoTechInc”,因而這個公司不存在!

    幾經努力後,杭州工商部門出具了一張證明:“杭州中化公司一直在使用HangzhouHi2000InfoTechInc這個名稱,但無須在我局註冊”,但這樣的證明﹐在法律上展現的威力是有限的。

    4.中日之爭

    ---上海佛手牌味精與日本美女牌味之素“味精” 是個家喻戶曉的食品調味品﹐但是你知道嗎﹖“味精” “天廚”、“佛手”這三個互有聯繫詞彙,均出自於一個人的傑作,即中國近代著名實業家、化學家,中國“味精之父”吳蘊初。吳蘊初少年時代進上海陸軍部兵工專門學校,1920年初由原來學習煉鐵,轉向以味之素為主要研究對象。

    1921年春的一天,他有幸結識了上海醬園業大戶張崇新,醬園商人王東園,並由王舉薦結識醬園業巨子張逸雲。張、吳兩人一見如故,決定合作,由吳蘊初具體負責生產技術、工藝流程;張逸雲負責籌劃資金,選址建廠等。1923年8月,準備工作完成,並很快生產出了樣品。

    吳蘊初想到,市場上銷售的最香的東西是香水,人們叫它香精;最甜的東西人們又叫它糖精,用上一點就很甜了。這調味品是味中精華,簡稱就是味精。而這個“味精”和當時日貨“味之素”在名稱上並不一樣,但完全可以超過“味之素”。另外,味精是由植物蛋白質製成的,它又有一種魚肉的鮮味,對於吃素食信佛教的人們來說,是最為適宜的。佛教徒信仰“西天佛國”,珍奇美味天上有:天上庖廚,不就是天廚嗎?用“天廚”作為公司名稱,用“佛手”作為商標名稱,順理成章。另外,吳蘊初想,既然公司、商標名稱都與佛有關,那麼商標圖樣的顏色、風格等也應與佛教有關,應以藍色和黃色為主色調,以象徵佛教的氣息。這同時也是凈素的標誌,完全可作為以後產品外包裝的特徵。1924年1月,“佛手牌”味精商標首次向中國政府呈請註冊。

    新的商標名稱、圖樣確定後,廣告宣傳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當時日商“美女牌”味之素已在我國銷售多年,在市場上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在消費者心目中也有一定影響。要使新品“佛手牌”味精站穩腳跟贏得市場,並很快得到消費者認可,當務之急就是要通過大量廣告宣傳讓國人知道。為此,第一批“佛手牌”味精生產出來後,吳蘊初立即將其送到張逸雲經營的各個醬園,進行一段時間的試銷。同時,在公司門口及張家醬園內外張貼“佛手味精,鮮美絕倫”等大小廣告畫。他們在上海主要路段,即日貨“美女牌”味之素張貼廣告的地方,也張貼“佛手味精,完全國貨”等廣告宣傳口號。吳蘊初決心讓“佛手牌”味精在產品包裝上也和“美女牌”一爭高低,他請人專門設計了新穎別致並富有特色的玻璃瓶,顏色半藍半黃,造型頭小肚大,很像笑面羅漢的模樣。結果,一上市便很受顧客歡迎。

    從1923年底開始,“佛手牌”味精年產量由原先的幾百公斤,發展到3000公斤。產品銷售範圍不僅擴大到國內各地,還遠銷到東南亞各國。期間,“佛手牌”味精先後獲得美國費城、芝加哥國際博覽會大獎。在短短的幾年中,“佛手牌”的市場佔有率,遠遠超過了“美女牌”味之素。

    1924年春,日本鈴木商社得知吳蘊初將“佛手牌”味精商標向北洋政府農商部商標局呈請註冊後,便藉口天廚味精製造公司的產品名“味精”與鈴木商社“美女牌”味之素廣告語中所使用的“調味精粉”四字相似,且是從“調味精粉”而來,便由日本駐華大使館出面,向北洋政府農商部施加壓力。吳蘊初不服氣,一面在上海各大報紙登報聲明,據理力爭;一面北上北京,去農商部、外交部、商標局交涉。當時在任的農商部商標局領導,恰巧是吳蘊初的同鄉和校友,很富有正義感;而此時正好爆發震驚中外的上海“五卅”慘案,中國民眾掀起的抵制日貨風潮日益高漲。農商部商標局受當時形勢影響, 腰桿子一點點硬了起來,最終由商標局出面駁回了鈴木商社的要求。1927年,“美女牌”味之素悄悄退出了中國市場。

    打敗勁敵“美女牌”味之素之後,“佛手牌”味精的生產進入了快車道。吳蘊初不僅是一位精明強干的研究者﹐他同時對自己的財產還具有很強的法律保護意識。為了確保“佛手牌”味精的生產技術不被同行倣冒,吳蘊初還將“佛手牌”味精的配方、生產技術等,向英、美、法等化學工業發達國家申請專利﹐並獲批准。他也是中國化工產品在國際上獲得專利的先驅。

    5.中法糾紛

    ---天津敵殺死對法國“DECIS” 農藥
    原告法國艾格福(天津) 公司狀告中國富順生化廠在未得到原告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印制10%“高效敵殺死” 標籤﹐將其質量低劣的農藥假冒原告“敵殺死” 產品在市場上銷售﹐給原告的聲譽及“DECIS” “敵殺死” 商標產品的信譽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1)被告辯稱原告 不是“敵殺死” 註冊商標在中國境內的所有權人﹐不具備訴訟原告的主體資格。

    2) 在中國化工部化工行業標準中溴氰酯的商標名稱為“敵殺死” ﹐在農業部<<新編農藥手冊>>中溴氰菊酯為通用名詞﹐其他名稱為“敵殺死” 等。由於“敵殺死”商標註冊人的管理疏忽﹐“敵殺死”實際上已經成為農藥的通用名稱﹐淡化了“敵殺死” 註冊商標的顯著性﹐因此﹐使用“敵殺死” 作為產品名稱﹐不構成對“敵殺死”商標註冊人的侵權。

    3)富順生化廠生產和銷售的“敵殺死”產品均已取得有關行業頒發的生產許可證和農藥分裝登記證, 並且依照商標法及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轉讓或許可依法申請備案後方可有效。因此﹐由於被告簽訂商標使用許可合同沒有備案﹐所以﹐應屬無效。

    一審審理結果如下﹕
    1989年2月20日和1990年11月10日﹐法國羅素.優克福 (ROUSSEL-UCLAF) 有限公司經中國商標局核准註冊“DECIS” ﹐“敵殺死” 文字商標。1995年8月30日﹐1997年1月14日又經中國商標局核准註冊“地球”﹐ 及好 “棉桃豐收樹” 圖形商標。以上四個商標使用於除草﹐殺寄生蟲製劑和殺蟲藥劑﹐有效期為10年。

    1989年6月8日天津大沽化工廠與法國優克富農藥有限公司簽訂了合資經營合同﹐公司註冊為法國羅素. 優克福農藥有限公司。同時簽訂了商標許可合同﹐有效期為10年。

    1995年1月該合資公司的名稱更改為艾格福(天津)有限公司

    1997年2 月28日“敵殺死” ﹐ “DECIS” ﹐ “地球” 和 “棉桃豐收樹” 四項商標經中國商標局核准轉讓給優克福農藥有限公司。

    1997年原告發現市場上有富順生化廠生產的冠以“10%高效敵殺死” ﹐ “敵殺死” 和“DECIS” 字樣的農藥產品。

    1997年11月和12月分別函告富順生化廠﹐要求其停止侵權行為。
    被告分別於12月和次年1月回函﹐表示立即停止生產和銷售“高效敵殺死”產品﹐對已生產的農藥產品重新改印標籤﹐原有標籤在3月底前全部更換。之後﹐被告竟然違反市場經營游戲規則﹐繼續生產與銷售冠有“敵殺死” 和“高效敵殺死” 的農藥產品。

    1998年7月20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富順生化廠停止對“敵殺死”等商標的侵權行為﹐公開道歉﹐銷毀全部假冒產品﹐賠償經濟損失750萬元人民幣並承擔全部訴訟費。

    法院同時還查明被告1992年4月1日和1997年4月30日富順生化廠分別取得四川省化學工業廳頒發的“敵殺死”乳油(分裝)準產證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頒發的“敵殺死”乳油農藥分裝登記證。原告1998年7月30日被授權繼續使用上述商標﹐並有權在上述商標在中國受到侵害時從事調查和訴諸法律等。

    法院一審判結果如下﹕
    原告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局﹐核准註冊的四個商標﹐享有合法專用權原告雖然有對某些專業出版物上,將溴氫菊脂的商品名與“敵殺死”商品混淆的情況疏于管理的行為﹐但在中國商標局未宣佈對該註冊商標撤銷之前﹐仍應受商標法保護。

    被告雖然取得了“敵殺死” 乳油分裝準產證﹐但因其未取得“敵殺死” ﹐ “DECIS” 註冊商標持有人的許可﹐有關行業管理部門的準產證和登記證﹐仍不具有許可他人使用註冊商標的效力。

    4.原告與商標許可人簽訂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雖未依法報中國商標局備案﹐但並不影響合同效力。

    綜上所述﹐被告未經商標註冊人的許可﹐在其生產﹐銷售的類似產品上使用“敵殺死” 和 “DECIS” 商標﹐使消費者誤認﹐誤購﹐其行為已構成對“敵殺死” 和 “DECIS” 商標專用權的侵害﹐應依法承擔商標侵權之責任。原告要求被告賠償侵權損失的請求理由正當﹐應當予以支持。

    法院根據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細則於1999年1月7日判決﹕
    1.富順生化廠立即停止非法使用“敵殺死” 和 “DECIS”註冊商標的侵權行為﹔
    2.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之內﹐全部銷毀庫存假冒農藥產品“敵殺死” 農藥上的商標標識﹐及包裝瓶以及庫存的“敵殺死” 和 “DECIS”商標標識。
    3.富順生化廠賠償艾格福(天津) 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338﹐481元﹐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償付。

    6.台日之鬥

    ---日本FujiFilm對台灣軟盤
    被告高某是A公司負責人﹐由於利慾熏心﹐明知“FUJI FILM” 是日本富士照相軟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富士公司) 向台灣中央標準註冊指定使用於電腦類產品上﹐卻自81年起﹐向B公司購入與“FUJI FILM” 商標相同的軟盤。並以每盒十盤/330元新台幣銷售給某消費者時被扣壓。富士公司請求檢查官偵查起訴A公司。

    被告高某向法院陳述理由﹕
    A公司從事資訊業三年﹐主要銷售電腦主機等硬件產品, 其軟盤銷售僅佔其銷售額的1% ﹐對該產品並不內行﹐不具備識別該產品真偽的能力。

    本案被扣壓的軟盤上注有代表B公司的“XFI” 條形碼﹐A公司以每盒320元新台幣從B公司購買到這批產品﹐並以現金交易 (現金交易便宜5元/每盒﹐以前交易方式是以開60日支票付款) 。以前交易多次從未發現仿冒或偽劣產品。

    富士公司的總經銷商在83年5月才刊登廣告﹐註明該公司生產的軟盤外盒右下角貼有新一代防偽標識。

    法院一審判決A公司無罪﹐
    其理由如下﹕
    本案所扣壓軟盤英文“MF2HD” 的F字母中的二橫較短﹐但通過核對扣壓產品及其照片﹐外行人士不仔細觀察很難辨別真偽。

    富士公司自83年5月才登出廣告﹐註明該公司生產的軟盤外盒右下角貼有新一代防偽標識﹐告知消費者如何識別該產品的真偽。而該扣壓產品並非從外觀即可輕易辨認。

    被告雖經營資訊業產品﹐但是主要銷售產品是電腦主機等硬件設備﹐非軟盤專賣。被扣壓產品是從B公司購入﹐且A公司與B公司交易往來多年﹐認為B公司賣給A公司的產品價格與真品相近﹐故A堅信是真品。

    一審判決結果﹐A公司出戰告捷。
    二審終審判決A公司高某拘留服役30天或科以罰金。
    二審判決有以下四個理由﹕
    被告雖稱扣壓產品是向B公司購買﹐但1. 該公司某員工供認並非B公司售予被告;

    2. 被告稱該批產品以現金購得﹐但B公司對賬單上並不包括這筆交易。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該次交易價格與真品價格相近。

    3. 富士公司雖於83年5月刊登廣告﹐教導消費者如何識別真偽是為保障自身商標專用權的正當行為﹐並藉此提醒消費者購買商品時僅防假冒﹐但難以此謂被告不知是仿冒品。

    4. 被告經營資訊業產品已經三年﹐已非一般消費者﹐應能辨真偽。而不仔細觀察﹐不努力防範﹐則自當負起失職與應負責能盡責而不負責的法律責任。

    7. 新加坡鱷魚對台灣酷魚

    台灣劉某以酷魚及圖形 CORHEA申請商標註冊﹐使用于門墊﹐汽車﹐腳踏車墊等商品。在公告期間﹐新加坡鱷魚公司認為﹐中文酷魚的閩南語發音與鱷魚的閩南語讀音近似﹐而提出異議。

    根據商標法﹐凡商標在外觀﹐讀音或意義上﹐足以產生混同或誤認時﹐即判為屬於近似商標。至於讀音近似的判斷方法﹐是通過商標在實際使用中﹐是否容易產生混同﹐誤認為考量。商標的表示可能是英文﹐也可能是外文﹐當然有可能是閩南話。但是台灣商標法規定﹐判斷兩商標是否屬於近似應以兩商標所屬國﹐國語的讀音是否近似為原則。臺語的讀音及發音﹐是台灣地區民眾經常使用的其中一種語言﹐而不是台灣官方語言﹐如果以臺語發音﹐讀音近似的理由﹐判斷其為近似商標﹐違背了一般消費者對一般概念的認知和判斷經驗。所以﹐不能認為酷魚與鱷魚是近似商標。

    另外﹐有關語文同意詞或語文讀音轉換的問題﹐應該以一般消費者對該商標使用時﹐以何種語言或產生何種概念為主﹐進而判斷會不會引起公眾對產品來源的混淆為判斷基礎﹐並非以語言專家或翻譯的角度﹐而作為文字或語言上的對比。中文的酷字﹐從現代流行語法通常作為形容詞使用﹐如酷哥辣妹﹐酷爸等。但當轉換為閩南語時﹐僅限定于特定用語﹐如酷刑﹐冷酷無情等。具體在臺語發音上酷與鱷也有區別。

    文字商標及圖形的比較﹐語文同意詞及依據法律性質的對應詞﹐以一般習慣用法為判斷基準。因此﹐在判斷兩個商標是否為近似商標時﹐還需考慮兩個詞在外表﹐發音﹐意義以及其他因素的非相似性。不能僅以可能等同的單一因素來判斷﹐而要考慮所有可能的因素。

    法院結論﹕從現代流行語法﹐經驗法﹐分析本案的爬蟲圖形及中文酷魚與鱷魚的讀音﹐其非相似性遠遠大於相似性的比重。所以﹐以二商標讀音不近似及二者不會發生混淆的情形﹐判決新加坡鱷魚公司敗訴。

    8. “SEATS作”為 SM 註冊能否被批准

    “座位”“SEATS” 一詞﹐很容易被認為是通用名詞或是描述性名詞﹐因此﹐要以此名申請服務商標註冊﹐很難通過。因為申請人將“SEATS” 註冊為票證預訂“ticket reservation”業務的服務標記“SM” ﹐ 無商標申請所需具備的顯著性。因此﹐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Trademark Trial and Appeal Board” 的判定結果是﹕“SEATS” 商標是明顯屬於描述性“descriptive”, 且存在于公眾領域“public domain” 中, 雖然可能具有某種程度的顯著性﹐但無法確認其為合格的商標。理由如下﹕

    (1)某些重要的或是具有顯著特徵的普通名詞或描述用語﹐沒有資格成為合格的註冊商標。
    (2) 票證 “ticket” 及預訂“reservation” 兩個名詞一樣﹐沒有資格成為 合格的註冊商標。
    (3) 詞典中將座位“SEATS” 定義為以票作為權力所有的證明。
    (4) 通常座位“SEATS”被用作為票證或是預定的同意詞。
    (5) 座位“SEATS” 商標所處理的事務是關於座位﹐與票證或是預定有相同的含義。
    (6) 座位﹐票證以及預訂三個名詞﹐均為描述性名詞﹐並存在于公眾領域中﹐作為公知公用的通用詞彙。

    作為SEATS商標申請人認為“SEATS” 具有顯著性(Distinctiveness)特徵﹐因此對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Trademark Trial and Appeal Board” 的判定結果﹐表示不服。

    在我們還不知聯邦上訴法院裁定結果前﹐先了解一下為什麼通用性商標不能成為合格的註冊商標﹖美國專利商標局是如何定義的。當商標自身的文字代表的是通用性產品或服務時﹐美國專利商標局即可拒絕申請人的商標註冊。但如果某一商標﹐在某類產品或服務中確實是代表該類產品或服務的通用名詞﹐然而﹐申請人利用該項名詞作為其他不同類別的一個產品或服務時﹐不能被裁定為通用商標而拒絕註冊。例如﹕以冰箱作為鉛筆的商標﹐以蘋果作為電腦的商標 (Apple Computer)等﹐可成為合格的註冊商標(registered mark)。

    聯邦上訴法院裁定﹕ 座位SEATS商標既不是描述性商標﹐也不是通用性商標。座位SEATS商標是正當合法的﹐可以接受註冊並加以保護的預訂服務商標﹐主要理由如下﹕

    座位SEATS是椅子﹐躺椅或是露天看臺的通用詞。但不是預訂服務(reservation service) 這一行業的通用名詞。申請人銷售的產品不是椅子﹐座位SEATS商標申請的人﹐申請的是票的預訂服務。因此﹐要以座位SEATS為通用商標的理由而拒絕註冊﹐當然不能成立。
    座位SEATS也不是一個普通的描述名詞﹐因為購買人在訂購座位的
    同時﹐其訂購行為也包括了座位週邊的站立空間(standing room)。
    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 對於座位SEATS商標具有顯著性(distinctiveness) 的裁定並無錯誤。

    9. 美國Miller Brewing Co. 對G.Heileman Brewing Co.,Inc.

    美國Miller Brewing 公司以 Lite 作為低卡路里啤酒產品的商標﹐是否可以合法獲得商標的保護呢﹖

    1972年 Miller Brewing 釀酒公司註冊Lite作為該公司低卡路里啤酒產品的商標﹐其中Lite與Light的英文發音不盡相同。1975年Heileman Brewing釀酒公司﹐推出類似產品﹐並使用 Light 作為低卡路裡啤酒產品商標。Miller Brewing 釀酒公司提出控訴﹐認為 Heileman Brewing 公司的Light 商標侵害了本公司Lite 商標的專用權。

    法院認為Light一詞在啤酒工業上的應用﹐可以泛指啤酒的顏色﹐味道﹐濃度或酒精含量等特性描述。Lite 與 Light 發音相同﹐Light一詞在啤酒工業是一個普通名詞﹐或是通用描述性名詞﹐不能夠成為某人的排他使用權。

    因此﹐不受商標法保護。

    [ 轉寄 ] : [ 列印 ]

    This page has been view 4705 times
       
     

    城市電通
    6100 Corporate Dr. #300, Houston, TX 77036
    713-484-8181

    Home |  About eBao |  Events |  Member Support
    ©Copyright(C) 2003 by AmbitUSA.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trademark ar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This Website layout is designed by AmbitUSA